文史专栏
首页>文史专栏

参加省首届曲艺会演的回顾

发布时间 :2012-12-25 09:20:46

    1957年春节刚过,县文教局通知我们县曲艺艺人联合会,说上半年省里要举办首届曲艺会演,要求我们每档评弹艺人准备一个短篇节目,或从长篇节目中整理一个段子,通过选拔参加省会演。那时,太仓已成立县锡剧团和县沪剧团,尙未建立评弹团,评弹艺人参加县曲艺艺人联合会。曲艺联合会是松散型的合作团体,入会的评弹艺人仍是个体经营。
      我俩是师兄弟,师从苏州评弹老艺人王宏荪先生,出师后双档合作演出,弹唱《抗日英雄》和《秋海棠》,当时也是太仓县曲艺艺人联合会成员。接到准备选拔节目参加省曲艺会演的通知后,我俩想:我们是个体艺人,若准备的节目被选中去参加省里会演,与有关书场订的演出合同要取消,虽然经济上会蒙受损失,但能代表太仓县评弹界,是太仓县的集体荣誉,个人也无尚光荣,且去省里会演,能观摩学习到外地不少知名评弹老艺人精湛的艺技,对自己提高演唱水平受益匪浅,真是机会难得,牺牲点个人利益算什么?我们必须争取!为此,我们即着手准备节目。
      几经商量,我俩最后决定不从传统长篇书目里去挖段子, 因为那样做虽然比较省力,但缺乏教育意义,效果也不一定好;我们学的是近代、现代书目,有这方面的经验,选择现代书目参加会演,既因题材贴近现代生活,富有教育意义,又适合我们演唱。但是选择现代书目也很困难。过去在演出长篇中,我们对不满意的地方也时常讨论修改,但那是小修小补。现在要创作一个短篇,且要有一定的质量,谈何容易!为了完成任务,从此我们抽出所有空余时间,翻报纸、看小说、去新华书店书本中找题材,忙得不亦乐乎。不久,机缘来了,在新华书店买到一本小册子,內有一只评弹短篇,是上海市评弹团一位专业作家彭本乐根据匈牙利一部电影剧本改编而成,短篇名与电影同名,叫《废品的报复》。故事大体情节是:
      某一服装厂一位 不顾生产质量的青工,为了去与女友约会,到百货公司买了一条高档的吊带裤子,回到家中梳妆打扮一番,换上新裤子,穿上新衣服,西装革履,容光焕发,兴冲冲与女友相会于舞厅,欢快地跳起舞来。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两人的舞步也加快了,不料由于跳舞动作幅度加大,那青工的裤子腰上连结吊带的六颗钮扣一颗接一颗地掉落,结果裤子落地,众目睽睽之下大出洋相,尴尬得无地自容。女友由羞变怒离青工而去。青工怅然若失,愧恨交集,回到家中检查裤子准备投诉,哪知一查牌子和工号,那条让其当众出丑的新裤子竟是本厂生产、本人加工。此时他才如梦初醒,后悔莫及,原来是自己不负责任粗制滥造,结果“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尝”。从此该青工接受教训,坚持生产质量,努力维护工厂信誉,有了很大进步。
      看完这只短篇,我们非常满意,稍作修改,马上试演,并边演、边听听众意见、边修改完善,一两个月后也较成熟了。
      不久,接县文教局通知,要我们回太仓参加选拔演出。演出地点在北门街口的大陆书场。县委宣传部于德斌、县文教局顾江山等有关领导亲临评审选拔。书场里听众满座。接受评审选拔共有三档书目,除了我俩的《废品的报复》外,还有胡鹿鸣、肖玉玲的《唐知县审诰命》,沈守安、张玉琪的《落金扇》,他们的节目都是段子书。结果,由于我们这个短篇较好地做到教育与艺术的统一,听众反响强烈,反映很好,因此评委当场拍板,决定由我们两人代表太仓去参加省曲艺会演。
      江苏省首届曲艺会演时间约在当年春夏之交,具体日期忘记了。江苏省曲艺门类较多,有扬州评话、徐州琴书、常州唱春、苏州评弹等,这次会演根据曲艺门类共分8个片进行,苏州评弹会演放在无锡市,演出地点在市中心的横云书场。省委、省政府对这次会演非常重视,省领导彭冲曾到无锡视察指导,无锡市文化局长赵源在会演期间几乎天天到场;对参加会演的艺人生活上照顾备至,我们住的是无锡市高档的太湖宾馆,那里四周碧波荡漾,风景如画,伙食标准也很高,且吃住都由公家开支。
       参加无锡片苏州评弹会演的全省评弾界艺人有60多人,其中不少是知名老艺人,如省曲艺团的徐琴芳、侯莉君,苏州评弹团的唐骏骐、谢毓菁;无锡评弹艺人陈雪舫、陈继舫父子,常熟评弹艺人魏含英、薛惠萍、钟月樵等。会演每天下午演出一场,三只书目,共演了十天左右。我们排在第三天上演。我们两人当年是“小字辈”,秦肖荪刚满30岁,沈惠荪才24岁,面对众多老艺人并与他们竞技,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但因年青血气方刚,“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上准备的节目是现代题材,富有新意,相对传统节目有优势,因此信心很足。在演出时,我俩配合默契,尽情发挥所学的演技说、噱、弹、唱,动静结合,绘声绘色表演故事场景和角色动态,如表演跳舞一节,我们边用口技表演各种乐器演奏,边模仿慢四步、快四步的跳舞动作,边表演主角裤子上钮扣掉落的尴尬表情,演得非常成功,场內一片笑声,演出结束,得到评委、听众与同道的热烈掌声。最后,经省曲艺会演评委评定,我们的节目荣获省文化局的嘉奖。
      回太仓后,我俩将奖状交给县曲艺联合会,成立县评弹团后该奖状一直挂在办公室。
      通过这次演出新书目的尝试,我们认识到苏州评弹既要保持传统,又要推陈出新,只有这样,文艺才能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广大人民所欢迎。所以,1960年建立县评弹团后,虽然我们拆档了,但还是互通信息,共同探讨,除创作中、短篇外,还改编演出了《王孝和》、《永不消逝的电波》两部现代长篇书目。

(夏肇中协助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