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文苑
首页>委员文苑

人文厚重新华路

发布时间 :2014-08-28 08:57:10

    锦绣江南金太仓,明清时期是辖镇洋、崇明、嘉定、宝山四县的州。墙高河深的州城是州治和镇洋县冶所在地,是千年历史的城厢镇。城内河流纵横,石桥林立,朱门大宅,琳宫梵宇,列若鳞次,街巷相衔,商贾汇聚。変迀的城市,不变的记忆;留恋童年的时光,难忘童年的记忆。我从小就居住在城中心的新华街上,朝夕相处,风雨同舟。新华街现在更名为新华路。新华路是一条人文厚重的路:

  太仓有名的府第高楼大都在这条路上。有张辅的“尚书第”,朱棣文、蒋恩钿的老宅,陆增祥、毕沅的“状元府”,王掞的“宰相府”,王锡爵的“太师第”。我生在“鹿鸣楼”里,东邻是毕状元府,西邻是陆状元府。我小时候经常和状元后代的小朋友一起玩。曾记得状元府的门楼不但宏大壮观而且有精美的砖雕、石雕、木雕。曾记得状元府以门楼为轴中心的主体建筑是一进进的高楼大厦。曾记得主体建筑的左右有一个个庭院,庭院内有假山,花木,精舍,这些庭院由走廊连接,曲折幽深,引人入胜。曾记得我们小朋友在五月里的一天,到后花园採枇杷吃。直到现在古稀之年的我总是感到童年时在毕状元花园里吃的枇杷味道最好。现在“太师第”和“尚书第”已经修复,我走进去总会回忆起当年的状元府,总感到这些古建筑好象古玉,自有一种温暖的人情,一腔温润的情怀,不会随时光而斗转星移。

  太仓有名的书场、茶馆、戏院、旅社大都在这条路上。我祖父于1853年(清代),在“鹿鸣楼”大院子内开设了,城厢镇首家集茶馆、书场、戏院、旅社为一体的服务性店铺。大客厅五开间宽九开间深,白天是茶馆,晚上是戏院。“鹿鸣楼”八开间宽五开间深,楼下五间是书场,楼上八间是旅社。日军侵占太仓时,孙家的财产被洗劫一空。叔父经营旅社为生,直到1956年公私合营。我父亲到处打工,以会计工作谋生。我小时候常拉着母亲的手,请母亲讲她当年在书场里听到的故事。后来新华街上“大陆”书场开张,到文革时结束。文革使曾经的苏州评弹化作烟云消失,使过去的弦琶之音只能在回忆中欣赏。幸好改革开发后的今天,城里有二处书场,使书迷们又可听到私订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等故事了。

  太仓重要的书店、文化馆、影剧院、小学都在这条路上。抗日战争胜利后,范云鹏在毕状元府的东南开办了日新书店,曾记得我小时候到日新书店借连环画看。1956年日新书店公私合营,后来更名为新华书店。文革后国家百废俱兴,在日新书店旧址上重建新楼房,楼上有一座很大的钟为我们准确报时,新华书店就成了老城厢标志性建筑。改革开放后,新华书店有周易八卦、养生修炼及佛、道、儒等方靣的书出售。这是1949年后我第一次看到的新书。我也买了几本新书看,丰富了我的知识,开阔了我的眼界。现在新华书店发展到南洋广场去了,文化馆、图书馆、影剧院发展到市政府那里去了。

  新华路是出人才的地方。有祖孙为相的王锡爵、王掞,有获得诺贝尔奖的朱棣文,有月季夫人蒋恩钿,有陆增祥、毕沅两位状元,有汪廷玙、汪学金两位探花,有张辅尚书。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许新华路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也许今后会出更多的人才。

走过的人生,难忘的风景。徜徉在新华路上,我看到高楼林立,人车如流,商贾云集,物品丰饶。我看到路南的绿化带,佳木成荫,花卉鲜艳,亭台廊美,鸟语花香。我看到与新华路相伴的致和塘,碧波荡漾,鱼戏莲间。我看到老城厢镇正建成生态经济共赢、生活景观相融的宜居城市。我更看到新华路是人文厚重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