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文苑
首页>委员文苑

治玉圣手陆子冈

发布时间 :2012-12-25 09:32:02

  【圣手子冈】

   中国玉石文化可追溯新石器时代,殷商琢玉已有佳技。诗经有“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句,琼瑶既美玉。孔子曾做出过“君子十一德”的著名论断,“君子比德于玉”。屈原咏:“登昆仑兮食玉英”,昆仑山上的美石就是和田玉。东汉许慎撰《说文解字》有“玉,石之美”概念。由于古之圣贤对玉推崇有加,古人玩玉之风日盛,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市井小民,以佩玉赏玩为时尚。

   隋唐以降,玉雕愈加精美,造型多有变化,“苏州工”从唐至明的玉雕技艺独树一帜,风格独特,明宋应星《天工开物》有“良工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句,可见“苏州工”的地位。而在众多能工巧匠中,太仓陆子冈可谓玉雕界魁首,前追古人,后领来者,他的作品不仅反映苏州玉器的小巧精美特点,而且他的别样风格对后世玉雕匠人创作产生深远影响。

   琢玉工艺家、雕刻家陆子冈艺精功湛,是明代嘉靖、万历年间太仓州人,一作子刚。陆子冈出身名门,自幼熟读诗书,满腹经论,且从小心灵手巧,喜爱雕刻。陆子冈为人忠厚,父母早逝使他四处求艺,潜心钻研雕刻,技艺长进又大胆创新,将传统沙碾法改成刀刻法,在琢玉中练就一手绝技,使雕刻技艺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陆子冈所制的玉器富有变化,方圆扁平,意之所到即能成器,而且治玉富有文韵,被万历皇帝招之宫中专为皇家琢玉,成为名闻朝野的玉器雕刻大师。陆子冈琢玉均留“子冈”名,世称“子冈玉”,一时朝野大兴“子冈玉”,《太仓州志》记载:“雕玉器,凡玉器类砂碾,五十年前州人陆子冈者,用刀雕刻,遂擅绝今。所遗的玉簪,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发,一枚价值五六十金。”陆子冈玉雕技艺享称吴中绝技,且位列吴中绝技之首,成为玉行代表人物,到了清代,苏州玉行将陆子冈供为师祖,顶礼膜拜。

    

  【子冈治玉】

   明代的手工业管理非常严格,有着森严的等级划分。陆子冈是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的玉雕艺人,这个时候正是程朱理学发展极致时期,琢玉工匠身份卑微,而陆子冈以高超技艺力拨群雄,使众多文人雅士不得不放下恃才傲物姿态视为上宾,许多诗词杂录对“子冈玉”不遗余力赞美。徐渭《咏水仙簪》:“略有风情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锋尽终难似,愁煞苏州陆子刚。”称作品纤秀玲珑,脱尽人间烟火而不凡,对陆子冈治玉高度赞扬,可见陆子冈声名之盛,其高超绝伦、巧夺天工的琢玉技艺可见一斑。

   在前人撰著中,一些民间艺人受到鉴藏家的钦敬和推崇,说他们的作品在千百年后保无敌手,陆子冈便是这样的民间艺人。明人陈继儒《妮古录》曰:“乙未十月四日于天门伯度家,见百乳白玉觯,觯盖有环,贯于把手上,凡十三连环。吴门陆子冈所制。”陈继儒写伯度玩玉器,却不忘记将玉器制作者陆子冈带上一笔。明人高濂的《遵生八笺》虽是一部养生集,却极其称赞陆子冈雕琢的玉印池和玉水注:“陆子冈做周身连盖滚螭白玉卯池,工致侔古。”“水注,又见吴中陆子冈制白玉辟邪,中空贮水,上嵌青绿松石者,法古旧形,滑熟可爱。”对古玩的欣赏、鉴别、考辩表述的绝对精到。文震亨的《长物志》对陆子冈也有着墨。明代文学家张岱《陶庵梦忆》赞扬“吴中绝技,陆子冈治玉之第一。”

  【子冈技法】

   陆子冈琢玉非常讲究,在选料上不仅贵精而崇尚适用,所用玉料大都是新疆玉,少量为白玉。造型则多变而规整,古雅之意较浓,有所谓“玉色不美不治,玉质不佳不治,玉性不好不治”之说。而玉质越佳往往硬度越高,雕刻的难度也越大。陆子冈独创精工刻刀“吾昆”,且秘不示人,操刀之技也秘不传人。子冈玉的雕刻技艺至今仍属绝技,难以仿效。

   陆子冈所制玉雕形制仿汉,取法于宋,颇具古意。而创作风格又一改宋朝的神秘、唯美,使玉器贴近生活、更加实用,形成空、飘、细的艺术特点。空就是虚实相称,疏密得当,使人不觉繁琐而有空灵之感;飘就是造作生动,线条流畅,使人不觉呆滞而有飘逸之感;细就是琢磨工细,设计精巧,使人不觉粗陋而有巧夺天工之感。

   陆子岗制作玉器时对玉料反复研究,然后根据玉料天然状态决定取舍,因器施艺,艺随器现,治玉造型规整,制作器型多变,并发明了俏色的方法和工艺,所做玉器无不精美绝伦,构思巧妙,显示一代巨匠功力。陆子岗扩大玉雕题材,以高超的玉雕技法将印章、书法、绘画艺术融入玉雕艺术,把中国玉雕工艺提高到一个新的艺术境界。飞禽走兽无不入画,杯盘壶炉皆可制作,将玉器从神秘走向与世俗审美趣味相投的自然主义和浪漫主义。所制玉器更加同生活、实用相近,凡山水、人物、渔翁、婴孩等,花果植物纹有水仙、松、竹、梅、荷花、山茶、灵芝、石榴、桃实等,图纹设计极其巧妙,刻划生动,法古真实,手法独到,皆尽其妙,尤其擅长平面减地技法,表现浅浮雕艺术效果。

   陆子冈除了根据玉料的天然状态决定取舍,又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赋予玉石活的灵魂。陆子冈熟练运用玉器的立雕、镂雕、剔地阳纹、浅浮雕和阴阳刻纹等传统琢玉技法,线条流畅,琢磨工细,古雅有致,所琢发簪、壶杯、水注、水丞、洗印盒、香炉、尊、觥等无不规整清雅。陆子冈把功力融会贯通于一物,创制刀雕刻使作品更加纤巧,所雕水仙簪花叶肥厚,玲珑奇巧显出花之娇态,花托下茎枝细如毫发而不断,至今为玉雕匠人称道,张岱给出“可上下百年保无敌手”结论。

   玉牌子是古人经常佩挂的一种垂佩饰件,它在明清时期极为风行,尤其以陆子冈琢刻的玉牌子最为盛名,至今仍被藏家誉为“子冈牌”而珍藏。陆子岗用玉的平面牌块作为载体,以浅浮雕和线刻作画,以剔地阳文或阴刻写诗,玉牌一面刻诗文,另一面刻画,轻镂细刻,清新淡雅,诗文画面融为一体犹如书写作画时的布局,玉雕界无人出其右。所制成的融合文人画之美的玉牌很快风靡明清两代,直到现在还是许多玉雕艺人喜爱的创作形式。

   陆子冈对艺术的追求极其严谨,现代人很难以图画来分辨新月与残月,而陆子冈“凡刻一新月,必上弦而偏右;刻一晓月,必下弦而偏左。”新月的弦(直边)一定是朝左上方,残月(晓月)的弦一定朝右下方,这和现代科学道理完全一致,可见其严谨程度。

  【子冈作品】

   陆子冈长年累月胼手胝足,琢玉成器,一生创作众多精美玉雕作品而名闻朝野。陆子冈雕刻玉器的绝艺冠绝当世,睥睨来者,有精美绝伦的婴戏图玉执壶、环把带盖玉卮,有巧夺天工的文房玉洗、玉笔筒、茶晶花插,有“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发”、“价一值五十六金”的玉簪,有令人爱不释手的玉牌子。传世作品主要收藏在北京故宫、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天津艺术博物馆、台湾等地,著名的作品有茶晶梅花花插、青玉山水人物万盒、青玉婴戏纹执壶等,传世还有一柄白玉扇股,陆子冈雕刻唐寅山水画称为绝品。

   故宫博物院珍藏陆子冈青玉婴戏纹壶、青玉山水人物纹方盒等玉雕佳作。其中的合卺杯高8.3cm,口径5.8cm,杯由两个直筒式圆形连接而成,底有六个兽手足,外饰两周绳纹,杯体腰部上下各饰一圈绳纹作捆扎状,两筒间一面镂雕一凤作杯柄,一面凸雕双螭作盘绕状,两纹间的绳纹结扎口上雕方形饰,刻一方图章,上有隶书“万寿”两字,杯身两侧分别琢凸起的篆文诗句,一侧雕有“温温楚璞,既雕既琢,玉液琼浆,钧天广乐”诗句,诗上部琢“合卺杯”名,另一侧雕有“九陌祥烟合,千香瑞日明。愿君万年寿,长醉凤凰城”诗句,诗上部有“子冈制”三字篆书款。古时“合卺”多指婚姻之事,合卺杯应为大婚所用。合卺杯器型古朴典雅,剔地阳文隶书铭文、款识,内容浪漫多彩,富有情趣,从中洋溢出陆子冈殚精运巧、竭尽绝技的艺术魅力,这件玉雕作品充分体现子冈琢玉古雅精妙的艺术风格。

   子冈款茶晶梅花花插高11.4,口径4.2cm,底径3.8cm,清宫旧藏,原藏清宫南库。花插型筒状,茶色,梅树干形。器身有白斑,巧做俯仰白梅二枝,花蕾并茂,一面琢隐起两行行书“疎影横斜,暗香浮动”八字,末署圆形“子”、方形“冈”阴文二印,格调高雅,技艺不凡,充满文人画韵味。水晶依质色不同称紫晶、绿晶、茶晶、墨晶、蓝晶、发晶、鬃晶、黄晶等,出于矽卡岩、伟晶及热液脉状矿床中(砂矿),茶晶产内蒙、甘肃等地,此茶晶有白斑,玉工因材施琢白梅,是水晶器中难得的俏色之作。 

   1962年北京发掘清代皇室墓得玉杯一件,杯柄上有子冈款,器身及盖雕满花纹,盖面上 3只圆雕狮子造型精美。

   陆子冈雕玉水仙簪玲珑奇巧,花托下的基枝细如发丝而不断,《苏州府志》赞:“陆子冈,碾玉妙手,造水仙簪,玲珑奇巧,花如毫发。”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

   陆子冈技压群工,盛名天下,明穆宗朱载垕闻知陆子冈技艺精湛,故意给他出难题,命他在一枚小小的玉扳指上雕百俊图。弹丸之地,十骏尚显拥挤,何况百骏,然而陆子冈竟仅用几天时间在玉扳指上刻出万马奔腾的浩浩景象,创造百骏入城的恢弘气势。作品在重峦叠嶂的远景下,一匹马已驰骋入城,一匹正向城门疾驰,而最后一匹则刚刚在山谷中露出马头,仅仅只雕三匹马却给人以藏有马匹无数奔腾欲出之感,以虚拟手法表达百俊之意。陆子冈在美石上刻出刚中柔骨,于方寸间雕出无限时空,正是匠心独具。

   陆子冈制玉挂件形若方形或长方形,宽厚敦实,犹如牌子,故简称为“子冈牌”。子冈牌的特殊魅力体现在别开生面的形态上,体现在精美的玉质上,体现在精细的雕工于一体的艺术风范上。陆子冈雕方形的子冈牌都选用新疆和田料,洁白无瑕,滋润温柔,花纹图案出类拔萃,多以剔地阳纹、浅浮雕形式将书画图纹表现得曲尽其美,以高超的琢玉技艺表现得淋漓尽致。常常一画琢山水、花鸟、人物、走兽图,不失画家笔墨情趣,另一面雕刻诗文龙飞凤舞,似名书家直接书写其上,并琢子刚印款。将中国的书画艺术镌刻在玉牌的正反两面,加上玲珑剔透的牌头装饰,有极高的观赏性,玩味无穷。

   陆子冈治玉带动苏州制玉业的发展。由明末至清初,苏州专诸巷内玉器名家荟萃,人才迭出,技艺精绝,所琢玉器誉满海内外。清乾隆皇帝赋诗赞曰:“专诸巷里工匠纷,争出新样无穷尽。相质制器施琢刻,专诸巷益出妙手。”苏州成为明清时期玉器主要生产作坊。而手工艺品在古时是不准作者落款的,因为那个时候的手工艺人多是为帝王服务,做出来的作品归属帝王,所以落款也多为帝王年号及帝王名讳。陆子冈所制之玉与同时代玉器比有许多独到之处,尤其在刻款形式上独树一帜,也就是从明代陆子冈开始才有了公开的作者落款,但也多是那些大家才会落上自已的名字,没成名的最多落个别人不知的艺名作个记号。陆子冈的作品都有刻款,以篆书和隶书为主,有“子冈”、“子刚”、“子刚制”三种,均用图章式印款,有阳文或阴文。刻款部位也是十分讲究,多在器底、器背、把下、盖里等不显明处。不少器物还铭有诗文,书法有草书、行书,字体清秀有力。陆子冈曾经在和田白玉雕成的又短又细的水仙发簪上刻篆书:“结好除慝,绾绰永保。”字迹古朴,刀法入神。万历年间,明神宗朱翊钧命他雕一把玉壶,严令不得署名,他运用仅凭手感的内刻功夫,巧妙地把名字落在了玉壶嘴的里面,本来陆子冈深得皇帝喜爱,但是落款遭人告发,因而触怒皇帝犯逆而被殊杀,一身绝技随之湮灭,徒使后人望玉兴叹。

  【子冈仿品】

  “子冈牌”始于明代嘉靖、万历年,清代康熙帝尤其酷爱子冈牌,十分赏识苏作工细腻精巧的工艺,遂命宫廷玉作坊着力仿制,从此出现子冈玉仿品。到了乾隆年,乾隆帝更是喜欢苏作工的工艺,也进行大量仿制,这个时期仿制的子冈牌不论图案、文字还是刻工都艺精功湛,后人称“乾隆工”,借子冈牌名望同样也受到人们青睐。

   清早期精仿品“雅士共酌赏菊图”,玉牌玉质温润糯白,长4.1厘米,宽2.8厘米,玉牌子中间图案是一位年长儒者静坐树荫,长须拂胸,一手持菊,一手搭腿,似在嗅闻菊香,又似凝视秋菊,若有所思,神情自然。在他的正前方,另一位挽发髻的老者也是长须飘拂,双手捧壶慢慢向树下走来。古树高大茂盛,背景有茅屋,一旁溪流潺潺。牌首阳雕是经过改良的饕餮纹,有孔可系丝绳,或垂或佩。牌尾又阳刻波浪纹烘托主题。整个场景看似静态却寓静于动,特别是两位老人的面部表情,寥寥数刀便使之传神逼真,尽显精湛操刀技艺。玉牌子背面阳刻行草诗文,采用晋代陶渊明《饮酒》诗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句, 竖式排列,落子冈款与方形印戳。正面图案背面诗文,颇具陆子冈刻玉风格。

   清代中期仿品“竹爆(报)平安”玉牌子,玉质糯白滋润,蕴含油脂光,为典型的和田籽玉。玉牌子长4.8厘米,宽3厘米,画面以阳刻的线条勾框,边框左上角阳雕一虬枝腊梅朵朵盛开,主图有二个天真无邪的童子在燃放鞭炮,右边童子一手捂耳一手持香,正朝置于地上的炮仗引线点去,脸上露出既高兴又紧张的神色,左边童子则双手捂耳,弯腰弓腿,作逃离状,脸上露出想看又不忍心看的神态,童趣盎然。牌首亦阳刻经过改良的饕餮纹,有孔可系绳。玉牌的背面亦阳刻行草铭文,刻“竹爆平安”四字竖式排列,字字流畅,刀刀遒劲。无论正面图案还是背面铭文,皆精雕细刻,刀刀不苟,极具打磨工。此玉牌不仅显示清代中期高超的玉雕仿制技艺,同时还呈现了芸芸众生祈望生活安定、岁岁平安的愿望。

   树大招风,子冈牌艺冠群玉,一经面世即受到朝野上下,特别是文人墨客的喜爱,价高于常玉而供不应求,对子冈牌情有独钟,形成摹仿之风,艺人争相效仿,直至今日还仍在仿制子冈牌,可见子冈牌影响的深远。明以后有子冈款而非子冈制的玉牌子称为“子冈款牌”,以别陆子刚亲手制作的“子冈牌”。

   子冈牌给后人留下的是宝贵的艺术财富,无论是古人精仿,还是今人精仿,都是精品,其间所蕴含的民俗文化可谓博大精深。现在世存的子冈款玉器已成价值连城的国宝级藏品,各地玉雕大赛也常以“陆子冈”命名,以纪念这位名垂青史的玉雕大师。